ADR 解决中国医患纠纷的可行性分析:医患双方的调查——关健等 发表在医学与哲学杂志
浏览次数:1112   发表时间:2015年05月15日

ADR 解决中国医患纠纷的可行性分析:医患双方的调查
关 健[1] 盖小荣2 郑宇同3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北京 100730)
中图分类号:R-0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0772(2000)05-0006 -02
摘要
目前我国医患关系紧张,医患纠纷解决机制是行政和司法为主的机制。有无更科学、合理、有效的解决办法?通过调查和理论分析,作者认为ADR应该成为我国解决医患纠纷的主要机制。协商是医生和患者最愿意采取的方式,仲裁和调解也是可行的,应该是我国医疗事故处理的有效补充。
关键词:医患纠纷,  替代性纠纷解决机制,  仲裁, 调解
 
The Feasibility of 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 in Medical Disputes in China:
A Pilot Questionnaire of both Patients and Doctors
(CAMSPUMC, PUMCH, Beijing 100730, China)
Abstract
Patient-doctor relationship is very difficult in China within recent years. Conventional methods were still major ways used to solve medical dispute. Are there techniques more scientific, reasonable and effective? The author developed a pilot questionnaire survey. Combine with analysis of related theory, the author believed that negotiation was the most favorable technique for both patients and doctors to solve medical dispute, it would be feasible and effective for arbitration and meditation to resolve medical dispute, ADR, including negotiation, arbitration and meditation, would be effective modes in medical malpractice disputes in China.
Key Words: Medical dispute, 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 arbitration, meditation
   
医患关系是政府、媒体、学者和百姓共同关注的话题。医患关系不良,也是医生和患者共同的认识。百姓对医院、医师丧失信任,医患纠纷成为医疗机构的沉重经济负担,严重影响医疗机构的管理和医疗秩序1。构建和谐的医患关系,不仅是医患双方的愿望,也是构建和谐社会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2007年,作者就影响医患关系的因素和如何解决医患纠纷等问题对医患双方进行了调查。向北京十余家三甲医院的本院和进修医生发放共1031份调查问卷,返回831份。对在北京协和医院就诊的患者或者患者家属(简称患者)发放调查问卷共1000份,返回634份。调查问卷的问题包括:医患关系不良产生的主要原因?如果发生了医患纠纷,您愿意通过下列哪个途径解决?裁决医疗纠纷,由哪些人员参加对医患双方来说才是公正合理?
    医患纠纷解决机制不健全导致医患关系不良:多数被调查者认为,引起医患关系不良的原因是多方面的。60.29%(501/831)被调查的医生和28.57% (164/574)的患者认为,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即是医患纠纷解决机制不健全。
发生医患纠纷,医患双方愿意选择的解决途径:多数医生(57.6%)和患者(51.3%)愿意通过多种途径解决纠纷,协商是医生和患者最愿意采取的方式,分别为63.42%和77.67%。卫生行政部门的调解,是医生(57.6%)愿意选择的途径,但患者不同,仅有31.39%。比例相当的医生(39.47%)和患者(30.26%)选择诉讼途径,其中16.57%的医生把诉讼作为唯一途径。28.40%的医生和15.86%的患者选择仲裁;9.87%的医生和7.78%的患者选择调解;10.2%的医生把仲裁或调解作为解决纠纷的唯一方式(表1)。
1:发生医患纠纷,医患双方愿意选择的解决途径
纠纷解决途径
医生
患者
协商
卫生行政部门调解
诉讼
仲裁
(民间第三方)调解
527(n=826)    63.42%
475(n=825)    57.6%
328(n=825)    39.47%
236(n=824)    28.40%
82 (n=825)    9.87%
480 (n=618)    77.67%
194 (n=618)    31.39%
187 (n=618)    30.26%
98  (n=618)    15.86%
48  (n=617)    7.78%
 
医患纠纷裁决人员的组成:针对“裁决医疗纠纷,由哪些人员组成裁判组织对医患双方来说是公正合理的”的问题,有83.0%的医生和67.69%的患者认为,应该由多个不同行业或部门的人员参加。其中74.61%的医生和55.26%的患者认为应该有医疗专家和律师参与。选择法律专家的医生和患者比例最为接近,分别为79.78%和78.36%(表2)。
2:医患双方认为公正合理地裁决医疗纠纷,裁决人员的组成:
裁决人员
医生
患者
医疗专家
法律专家
行政部门工作人员
媒体记者
消费者协会代表
群众代表
798(n=825)   96.03%
663(n=824)   79.78%
283(n=823)   34.06%
51 (n=822)   6.14%
122(n=824)   14.68%
184(n=822)   22.14%
433 (n=610)   70.98%
478 (n=610)   78.36%
129 (n=609)   21.18%
142 (n=608)   23.36%
195 (n=608)   32.07%
138 (n=608)   22.70%
 
我国医患纠纷现行解决机制及存在问题:依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简称《条例》),我国解决医患纠纷的途径包括:协商解决,卫生行政部门调解和民事诉讼。我国目前的医患纠纷的解决机制以行政和司法为主。
协商体现民法自愿原则,应该是最理想的医患纠纷解决方式。但目前医患双方对纠纷性质、对赔偿数额的期望和认可数值差异太大,实践中很难达成协议。
卫生行政部门有专门管理医患纠纷事件的医政机构。医生很愿意通过此途径解决医患纠纷,但缺乏患者认同,事实上卫生行政部门的介入调解效果极差。
民事诉讼是解决纠纷的最终途径。诉讼解决医患纠纷,有严格的程序和国家强制力的保证实施。但医患纠纷涉及的问题专业性很强,往往需要进行医疗事故鉴定,鉴定程序复杂、拖延时间长,如果此类诉讼过多,不仅损害医患双方的权益,也给法院带来极大的压力。
    替代性纠纷解决机制(ADR)解决医患纠纷 医患纠纷曾是全球医疗行业共同面临的难题。国际上,有应用ADR对医患纠纷解决的经验2
    ADR,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是指一系列非诉讼纠纷解决方式,协商、调解、仲裁是比较常见的三种方式3。美国1975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医疗损害赔偿改革法》(MICRA)在进行医疗损害赔偿的改革中,首次将ADR引入医患纠纷的解决机制中,允许医疗机构和患者之间通过合同确立仲裁方式解决医疗损害纠纷4。与诉讼相比,ADR具有很多的优势,如以妥协、而不是对抗的方式解决纠纷,有利于维护需要长久维系的合作关系和人际关系;当事人有更多的机会和可能参与纠纷的解决;有利于保守个人隐私和商业秘密,节省时间和费用5等,非常适合解决医患之间这种不应该对立的纠纷和矛盾。
    在美国不同类型的纠纷中,ADR在医疗纠纷领域中最为有效,成功解决74%的争议,而且能够明显地缩短纠纷解决时间和费用,并且有效地缓解医患关系。据最近的一次调查结果,美国约66%的被调查者愿意签订医疗仲裁协议,并通过仲裁方式解决医疗损害纠纷6。另外包括我国台湾地区在内的许多国家和地区也已将“调解”和“仲裁”作为医患纠纷处理的重要机制。
ADR解决我国的医患纠纷,是否具有可行性?本次调查显示,协商是医患双方最愿意选择的方式。之所以目前没有充分发挥其优势,主要是医患双方对医疗风险等评估认识不同,双方难以达成一致。如果媒体加强医学科学知识进行普及和推广,医患双方增强沟通和理解,政府进行一定的引导,低成本、高效率、又不伤和气,协商即使不能解决争议的所有问题,也能就大的原则性问题达成一致,为此后的调解、仲裁或诉讼打下一定的基础。
对于目前还没有列入《条例》中的调解(指民间第三方调解)和仲裁方式,一些学者就ADR解决我国医患纠纷进行了一些理论分析[7,8,9],不同的ADR,根据各自的特点,应该能够适用于不同情况下医疗纠纷的解决;一些小型民间调解机构也参与了医患纠纷的调解工作。通过一定的政策引导,这两种方式应该大有作为。本次调查显示,近四层的医生已经表示愿意通过仲裁或调解机构解决纠纷,而且其中10%以上的医生把仲裁或调解作为解决纠纷的唯一方式。
调解实质上是协商的延伸,通过一个中立的第三方促进争议双方的协商过程。作为协商的促进者,调解者并不强加或裁决执行一个解决方案,而只是提出建议,促使争议双方退让,进而达成互谅互让的协议。调解解决医患纠纷,特别是在医患双方还希望继续保持医患关系时,具有积极意义。因为医患双方可以在比较宽松的环境下表达双方的观点,甚至在某些情况下,仅以医生道歉的形式,就可以解决纠纷[10]
仲裁,准司法的纠纷解决方式,兼具ADR非对抗和司法可执行性,一裁终局,更是解决医患纠纷的有效途径。首先,我国仲裁法也规定“平等主体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之间发生的合同纠纷和其他财产权益纠纷,可以仲裁”,没有排除医患纠纷这种民事争议。其次,将目前的医疗事故鉴定程序与仲裁程序进行比较,发现两者具有很多的相似性。同时仲裁地点可以由双方一致选择在第三地,增加了医患双方对裁决公正的信任度。另外,超过半数的医生和患者均认为,为保证裁决的公正,应该由多个不同行业或部门的人员参加,特别对应该有医疗专家和律师参与。这在诉讼程序中很难做到,因同时兼通医学和法学的复合型人才还不多。但仲裁可以由争议双方决定,选择参与仲裁的人员,使医学和法学的人员共同裁决,更有利于裁决公正性。正如用仲裁解决有关交通事故赔偿争议一样,在我国用仲裁解决医患纠纷,是一个值得国内仲裁委员会积极拓展、大有发展前途的领域。目前,一些地区的仲裁委员会已经开始了这方面的尝试,也积累了一些经验。加强ADR相关知识的宣传和推广,让越来越多的人知道ADR,受益的可能不仅仅是医患双方。
随着我们国家的改革开放,仲裁和调解等ADR纠纷解决方式已经广泛应用于解决商业纠纷,对于我国经济的蓬勃发展,ADR功不可没。通过建立和完善适合中国国情的医患纠纷解决机制和程序,随着医患双方对ADR解决方式的了解的逐渐深入,仲裁和调解解决医患纠纷是有效可行的,应该是我国现有医疗事故解决机制的有力补充。ADR,特别是协商、仲裁和调解应该成为解决我国医患纠纷的主要机制。
参考文献:
[1] 刘振华. 医患纠纷预防处理学[M]. 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05:25-27.
[2] Carlos TT and Sotelo J. Malpractice in Mexico: arbitration not litigation. BMJ,2005,331: 448-451.
[3] Fraser JJ and the Committee on Medical Liability. Technical report: 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 in medical malpractice. PEDIATRICS,2001, 107(3): 602-607.
[4] History of the creation of MICRA. California’s Medical Injury Compensation Reform Act of 1975. (1975-05) [2005-11-24] http://www.micra.org/about-micra/micra-history.html
[5] Kjerstad E. Auctions vs negotiations: a study of price differentials. HEALTH ECON, 2005, 14: 1239-1251.
[6] Collins LM and Jarvik E. Arbitration: Is health-care fix unhealthy for patients? (2004-02-01) [2005-11-22] http://deseretnews.com/dn/view/0,1249,590040086,00.html
[7] 陈利华, 郝容慧. 浅谈医疗纠纷ADR[J]. 现代医院管理2007,3:15-39.
[8] 张海滨. 论医疗纠纷的代替性解决机制[J]. 法律与医学杂志,2003,1:21-23.
[9] 李冀宁,覃红. 医疗纠纷非诉讼解决机制与和谐医患关系[J]. 医学与哲学杂志,2007,5:33-35.
[10] Dauer EA. Alternatives to litigation for health care conflicts and claims: 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 in medicine. Hematol Oncol Clin N Am,2002,16: 1415-1431.
 
作者简介:关健(1970~),女,黑龙江省绥化人,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科研处副处长,医学博士,副研究员,公职律师,中国卫生法学会理事,主要从事卫生法学和分子病理学研究。电话:13511066237
 


[1]通讯作者,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科研处副处长,病理学医学博士,副研究员,公职律师,中国卫生法学会理事,e-mail: gjpumch@126.com2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社会工作部主任;1, 2为并列第一作者。3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口腔医院医务科,10050;本研究受国家医药卫生科学数据共享网-临床医学科学数据中心资助(2005DKA32403)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